华大董事长汪建:将应用基因测序仪 解决生老病死问题

| | 0 Comments

科创板呼之欲出!哪些企业将率先登陆科创板?谁是投资者心目的科创典范?逾三百家公司角逐科创板潜力百强(名单),【点击寻找科创先锋>>】

华大基因

1月14日下午,华大集团联合创始人、董事长汪建在第五届深商全球大会“重塑生命,共筑健康”高峰论坛发表《“民科”的前世今生与未来》主旨演讲。他阐述了华大作为中国的民营科研机构,对国家做出的贡献;并表示,华大将应用自己研发的基因测序仪,依靠自己的技术和重器,为人们解决生老病死的问题。

汪建发言汪建发言

以下为发言实录:

为什么要讲“民科”呢?刘鹤副总理上次讲了一些,过去的40年中,民营经济对中国改革开放起到重大作用。回过头来看,民营基础科研中国有没有?将来会起到什么作用?民营科研要为人类知识积累做贡献,华大可能是中国历史上第一家,现在越来越多人开始投入其中,马化腾就投入了一部分钱做基础科研,马云成立了达摩院,施一公的西湖大学也是这样。

今天讲一下“民科”。先讲讲上一世纪三大科技创举,原子弹计划、登月计划和人类基因组计划。我们国家有自上而下的“两弹一星”,但人类基因组是自下而上的,后来也变成了国家重大战略。华大之所以诞生,就是为了参与人类基因组计划,是全球公益性项目。中华世纪坛青铜甬道上的最后一块青铜板上刻着的就是“我国科学家成功破译人类3号染色体部分遗传密码”,诺贝尔博物馆有一把记录了200年历史重大事件的尺子,每一年选取一个科技进步对人类社会发展带来的贡献,中国在过去长长的200年中,几乎没有贡献,只在最后一格的人类基因组计划中,我们代表中国参与,完成了1%任务,总算在2000年以前的200年历史上有一点小小的贡献。

回过头来看,从15世纪的文艺复兴,到工业革命,从中国古代四大发明,到2000年的这600多年间,中国的科技为什么落后?我们也有一些贡献,合成胰岛素、人类基因组测序和水稻基因框架图。2016年习近平主席依然提到人工合成牛胰岛素、干细胞、人类基因组测序,过去500年间,生命科学在全球被不停提到的几件事情中,华大就做了两件,即人类基因组计划和水稻基因组计划,所以民科还是经得起回忆的。

汪建发言汪建发言

讲一个餐巾纸的事情。2010年王石让我去东京体验一下日本,结果我到东京后,他没赶上飞机,来了一位日本的老企业家,我们俩坐一起聊,他拿出餐巾纸画了一张图。他说二战以后,日本有30年的高速发展,重工业、重化工,然后又有30年平衡的发展,如果不是中国的工业发展起来了,需要日本的东西,他们早就完蛋了,所以重工业有30年×3的规律,30年上升、30年平衡、30年向下。他也总结了微电子30年快速上升,80年代日本的微电子快速上升,2010年之后又处于平衡的发展,索尼、东芝加起来还不如中国互联网IT产业,远远赶不上深圳的华为,这又是30年生长、30年平衡、30年下降。但是如果谈到生命科学,他认为是永远增长的东西,所以他非常愿意跟我们合作。当年他75岁,他说我这一辈子做了两件事情,35岁以前做了一个上市公司,卖了5000亿日元就退休了,然后玩了二十多年,快70岁觉得对不起自己,又做了一个上市公司,又做了5000亿日元,他现在希望能跟我们做一个永远增长的公司。他的话让我印象深刻。

读写存读写存

生命的诞生就是从精子和卵子的结合开始,精子和卵子结合的核心问题就是DNA,DNA可以打开,可以一变二、二变四。从受精卵到胚胎、到胎儿、到生老病死,基因起着决定性作用。但是基因的解读靠什么呢?我们把生命科学分成三个字:读写存。一是解读生命,生命是不是可知的;二是生命的生老病死是否可控;三是生老病死是否可逆。谁愿意老?生命的这三个字:可读、可写、可存,即可知、可控、可逆。

大国重器在哪里?这么多仪器,大部分都是进口的,我们解读生命都要靠进口仪器,谁花得起这个钱?我们要更健康、延长寿命和抗衰老,这一目标怎么样才能靠着自己的技术和重器实现呢?如果读和写都搞不定,如果抛开伦理问题,我能不能先把自己存起来?再过三百年说“老汪,醒过来”,从液氮中起来,一些病现在治不了,三百年后可能就治得了。

读,可知;写,可控;存,可逆。还是按照生命的中心法则,一个核心问题就是这些仪器是不是大国重器,能不能掌握在自己手中。我们把基因的解读跟摩尔定律做了个比较,黄线是摩尔定律,60年的摩尔定律推动了IT和互联网的发展,决定了我们的发展速度,但今天基因解读等技术的速度已经部分超过了摩尔定律,是不是生命时代就要来了?它基本属于量子层面的重大科学进展。

来看看国产仪器是什么样子的,2014年以前,中国所有基因解读仪器全部依赖进口,国开行支持我们花了将近10亿人民币买了一大堆仪器,我们把它叫做“洋兵马俑”,一台一台密密麻麻。现在我们有了“土兵马俑”,全部都是国产化的,用小型国产仪器取代它。今天我们已经把它变成了大型仪器——T7。今天华大的仪器已经不再是一台一台摆在那儿了,全部是机械手操作,在通量、质量、性价比上远远超过竞争对手,而且全世界只有两个国家、两个公司做这样的事情。

大国重器进化史大国重器进化史

参观华大时,大家有三个结论,外国人去,一定说印象非常深刻,中国人去,90%的都说非常震撼。曾经去过的日本、德国的科学家都会说“你们太可怕了,你们的仪器都是Monsters(怪兽)”。这种“怪兽”能不能从根本上解决人类发展生老病死的问题呢?一定能解决,明天卓福民老师一定要去一下,问一下厉伟去的时候有没有感受。我一有新东西就把厉伟拖过去,有时候去看看Monsters是什么样,全部变成怪兽化的机器,这在整个生命科学史上还没有过。人能不能有一个自己的基因图谱?我们的目标是在五年之内,看看一台仪器一天能不能做一千人的全基因组图谱,甚至更多,未来80亿世界人民人人都有自己的基因图谱,看病时不光是抽血、拍X光片,还要有这样的数据,这样我们的生老病死是不是能真正控制住?

我们的读、写、存能不能做三个事情:生、死、染。90%的孩子出生时就知道自己怎么样,90%的孩子能得到妥善照顾。这些年,华大人生了1500多个孩子,没有一个重症出生缺陷。肿瘤能不能做到早期预测预防?能不能让90%的肿瘤病人接受精准诊断治疗?聋哑、盲人、智残学校新生入学率能不能越来越低?每一个新生儿是不是知道自己未来怎么样?一个人如果有1T的数据,10的12次方,我们对生老病死的认知会更准确。

刚才讲的是生命的“读”,对于出生缺陷、肿瘤、传染性疾病基本能做到早期诊断、早期治疗,我不敢说能完全预防,也不敢说都能治好,但早期发现和诊断治疗会极大提高生存率。

前年我在腾冲发现一个几天长出来的蘑菇,长到47公斤,我们赶紧把它收起来,分析它能快速生长的原因。经过一年的分析,清楚地发现由于基因突变,它的氮氨转化效率大大增加,这就是超级物种。如果你家床底下搞一个蘑菇房,十天长出一个50公斤的蘑菇,蛋白质可能就够了,最主要的是合成的成本能不能控制住?但是这个“写”在伦理、道德和法律方面有很多问题,转基因已经讨论了二、三十年,现在基因编辑又变成社会热点,更大的社会热点一定是基因合成。生命科学正以其前所未有的速度和力量往前走,如何看待生命科学这把双刃剑有着极其重大的意义,所以我们提出自律,面对今天的现实社会,法律问题、伦理问题、宗教问题,我们得谨慎谨慎再谨慎。

如果读和写的问题解决不了,能不能存起来?这是我们跟合作者做的大型“冰箱”,把所有东西都存起来。生命的存、读、写都需要重大设备,所有大国重器都要有工业化手段来解决,回过头来看,从狩猎到农业、工业时代,到今天的信息时代,别忘了生命时代正在来临,在习主席的倡导下我又想出两个新的词,金山银山绿水青山,还得建一个花果山,让大家不愁吃不愁穿,最后大家都要往南山走,寿比南山。

谢谢大家!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<友情连结> dafa888 casino手机版 千赢pt老虎机 濠庄娱乐官网 中医刮痧网